《最後一局》翻譯談

 話說,和也翻譯過三百多本漫畫,當中連載集數最多的,可能就屬《最後一局》了。日本一路連載到44集,不過在台灣,只連載到28集,宣告斷尾。台灣從二○○四年開始連載這套漫畫,當時我兒子三歲,而當我翻到二十八集時,都已經二○一四年了,我兒子已看完先前的連載,為了想知道最新劇情,成天拿著日文原文書看圖猜故事。人們常說十年磨一劍,這套漫畫我也足足磨了十年。
說到棒球漫畫,向來不外乎熱血,憑著鬥志,什麼離譜的球速都飆得出來。聰明的你,應該知道我在說哪一套漫畫。但《最後一局》可就不同了,在滿腦子鬼主意的教練帶領下,幾乎場場靠智取。當中牽涉到不少棒球知識,好在我對職棒略知一二,翻譯時派上了用場。不過,雖是一套精采可期的漫畫,但在台灣畢竟還是非主流,再加上沒有卡通加持,知名度並不高。但好漫畫不孤單,它有也一批死忠漫畫迷,常會詢問出版社到底什麼時候出版。先前出版社可能是考量銷售不佳,早有斷尾的意願,當時我早已先譯好了幾集,但出版社卻臨時喊卡,不僅出版時間往後延,連稿費也一併順延。有些讀者還在網上質疑這套漫畫遲遲不出,該不會是譯者拖稿所造成吧?這可就是天大的冤枉了,坦白說,漫畫就那些字數,兩天就能解決一本,要拖稿還真不容易。而且遇上會拖稿的譯者,出版社當然是立馬換人,哪有譯者拿喬的份?不過,經歷了這些年,我也從當初以漫畫當主力,到後來主要翻譯小說,翻漫畫當調劑。合作的過程中,編輯也換過不少人,讓我見證了比譯者流動率還高的職業──編輯。而編輯對我,也從熟悉到陌生,畢竟,半年才翻一本漫畫的譯者,怎麼會有印象。可能還以為我是兼差的翻譯吧。不過說實話,之所以一路翻到28集,是基於對一個老朋友的情義,不是為出版社,而是為這套書。試想,它就像我兒子一樣,從出生一路看到長大,自然不會隨便「棄養」,而且為了希望他長得好,還堅持自己一手奶大,只可惜這孩子終究還是沒機會長大成人。
話說,這種集數多的漫畫並不好翻。不時會出現過去的某個對白畫面,這時就得考記性了,得找出是出現在哪一集的哪一頁,用同樣的對白,如果換個譯者,有辦法顧及這個層面嗎?其實倒也不難,只要你肯從第一集開始一頁一頁翻找的話……。
漫畫翻譯著重在對話的精鍊,若遇上精采的漫畫,翻譯起來是一種享受,不過漫畫翻譯的稿費向來不高,令人卻步。期待有心走翻譯界的新人,能多些高手,投入漫畫領域,提升漫畫翻譯的水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