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文翻譯社

母語之於日文翻譯


人人都有自己最專精的語言,亦即母語。例如你在台灣生長,儘管日後有機會赴日留學,學會一身流利的日語,但母語終究還是中文。別說你的日語講得比中文還好,那只有兩種可能,一是你在台灣時,中文造詣太差,二是你在日本住的時間比台灣還長。或許有人得天獨厚,從小便居住中日兩地,或是父母分別是台灣人和日本人,對於這兩種語言都有不錯的駕馭能力。不過,這樣的人才或許是個傑出的口譯人員,但卻不見得能勝任翻譯的工作。因為口譯重的是即時的溝通。至於翻譯,它不講究即時,但卻注重精準和辭句的流暢。文意在轉換時,不是只重達意即可,如何用得好,用得美,也是在翻譯時須反複推敲之處。比如簡單的一句「頭に来る」,若是翻成「生氣」,恭禧你答對了,給你100分。但要是能再修飾一下,翻成「大發雷霆」、「怒不可抑」、或是「火冒三丈」,則可以拍拍手,給你110分。這是加分的部分。如果每個單字都正確地譯出,但組合起來的句子唸起來卻極其繞口,那麼,100分的日文翻譯便得打折扣了。這方面所牽涉的不是日文能力的高低,而是母語運用的火候。
經常有人來信向和也應徵日文譯者。藉由讓譯者們試譯的過程中,我也認清了一些事實。日文翻譯的好壞,與學歷高低、留日與否,沒有絕對的關係。有些人的履歷寫得洋洋灑灑,甚至還有不少翻譯作品,但試譯的結果,卻是文句不通。也有人是旅日歸國的學子,但還是會有解讀的錯誤。反之,有些只有國內大學日文系文憑的人士,卻能有很流暢的翻譯品質。至於一些還在唸大學的學子們,有人是還在唸大二,有人是標榜通過二級檢定考,更有人是非日文本科系,但選修過日文,對日文很感興趣的人,他們也對翻譯躍躍欲試。不過,和也得衷心說一句, 日文翻譯真的不是那麼簡單,面對愈來愈難的譯稿(簡單的譯稿,一般公司都自行找公司裏懂日文的員工消化了,沒辦法翻的才丟翻譯社)、雞蛋裏挑骨頭的客戶,這行飯可不容易吃呢。通過一級檢定,有留日的文憑,都還不見得就能勝任。所以我都會建議這些學子們多找機會充實自己,先別急著想靠翻譯賺錢,來日有的是機會。
在日翻中的領域方面,由於大家都看得懂中文,所以日文譯者所翻譯的內容,自然是會很清楚地呈現在客戶面前。翻得語意不清、沒翻出重點,這都很難矇騙客戶的目光。身為 日文譯者,被客戶點出哪個地方寫得不清楚,或是哪個地方看不懂,確實是有辱譯者的尊嚴。當然了,有時也會因為原稿寫錯字,或是單字過於艱澀,而遍尋不著譯名。若是向客戶反應後,對方還是認為你不夠專業,那也只能一笑置之了。由於大家都是中國人,看得懂中文,所以在日翻中方面,翻譯的好壞與否,不會有太大的爭議。至於中翻日方面,可就有諸多問題了。
前面提到這麼多日翻中方面所要注重的問題,就是為了要點出中翻日的困難之處。在日翻中的品質把關方面,既然有這麼多要注意的地方,那麼,在中翻日方面,自然也該以這種標準來省視。我的專業在於日翻中,所以我更清楚自己不該越俎代庖。身為外國人的我們,真的能準確地駕馭日文嗎(中翻日)?也許對文字的使用有許多錯誤的知識,只是自己不了解罷了。學了這麼久的日文,還是沒自信能寫出多好的日文,至少寫得不會比日本人好,這就跟外國人的中文不會比我們好是一樣的道理。但一般的客戶可不這麼認為。有時當我提到:「我請我們的日籍譯者處理」時,有不少人的反應是「你不會自己翻嗎?」,或是「日本人看得懂中文嗎?」。的確,懂中文的日本人不多,能翻譯的日本人更是少之又少。有些日據時代的台籍老先生,他們的母語是日文,但一遇到新名詞就沒 轍。也有人是雙重國籍,分別在中日兩地受過教育,但日文的書寫能力不夠流暢,欠缺幾分火候。真的找到能夠勝任的譯者,得像稀世珍寶般地供著,生怕流失了這樣的人才。不過,仍是會遇到不識貨的客戶。
曾遇過一位客戶,要求先試譯他們的稿件供其審核,我在請日籍譯者試譯後交給了客戶,久久不見下聞。隔了四、五天之後,對方打了通電話來,說:「我們比過幾家翻譯社後,覺得你們翻得相當忠於原文……不過,價錢能不能再算便宜一點啊」。聽過對方的口氣之後,覺得是個規矩頗多的客戶,但基於對這位譯者的信任,我也就欣然接下對方的案件。好不容易如期交稿了,結果對方卻打了通電話來說道:「怎麼這次翻的跟先前試譯的差那麼多?我自己改得好辛苦呢。」
「有那麼差嗎?不至於吧。」
「怎麼會沒有,我自己改了幾乎60%。」
「真的嗎?您這麼厲害啊?那當初自己翻,不就可以省下翻譯費了嗎?」
「我哪有那個時間翻譯啊。」
「小姐,您這樣說有點過於主觀,對我們也不太公平。這樣好了,把您認為不對的、不通順的地方做個標記,讓我過目一下好嗎?」
就這樣,我收到她修改後的內容。
她所謂改了60%,原來只改了第一段。改的地方既非不通順,也非誤譯,只是照她個人的喜好,改了個用法,意思還是一樣。比如把「人が多い」改成「人が沢山いる」,「または」改成了「あるいは」,老實說,這樣的改法一點意義也沒有,如同是把「因為」改成了「由於」,「人山人海」改成了「人潮擁擠」,但卻成了對方口中的錯誤。不過,和也倒也不是省油的燈,我也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我從這麼一個短短的段落中,挑出不少錯誤的改法。比如對方所寫的「簡単で利用できる」,應該是「簡単に利用できる」才對,「特性を持ったなければ」應該是「特性を持たなければ」才是,「市場に至る所で運用されており(在市場各地)」應該是「市場の至る所で運用されており」才對。
像個小老師似地改完後,我回了一封信寫道:「我們的譯者是日本人,當我們在挑日本人的文字有問題時,得小心求證,看看自己的寫法是否真的有比較好。的確,有些部分這樣改也不錯,但不見得我方先前的譯法就是錯誤。除非是文法有誤,否則意思通順也是翻譯的重點。另外,我也有挑出您幾點錯誤,請重新確認。不知我個人對修改的淺見,您是否能夠認同?您的翻譯,似乎也能挑出很多問題點。我希望能針對誤譯的部分來檢討,而不是對文字的修飾花時間。」
也許口氣強硬了點,但我自認是以專業在面對翻譯的工作,如今被不夠專業的人指著鼻子罵,實在很不能接受(這可是攸關能不能拿到錢的問題呢!),自然措辭也就不客氣了點。果然,對方就再也沒說什麼了,過沒幾天,稿費自動順利進帳。
哎~就好像是開武館,得練好身體,才不怕別人不時的來踢館。所謂文人相輕就是這樣,有問題,大家一起切磋豈不美哉?何必劈頭就認為對方是三腳貓呢?這下可好,比劃之後,才知道自己原來是隻紙老虎,那可就真是獻醜了。

回翻譯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