譯者的苦思Ⅲ

前不久翻譯伊坂幸太郎老師的《白兔(ホワイトラビット)》一書。
伊坂老師很愛玩文字遊戲,這對日文譯者來說皆是考驗。


例如一開頭提到白兔,有段文字如下
「在路易斯.卡羅的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以及《古事記》裡的「因幡白兎」中登場的白兔特別有名。提到兔子的慣用語也多如兔毛。」


因為提到兎子,作者最後用了一句「兎に角多い」,原意是「總之,就是多」。但總不能照著直譯吧。而且又要和兔子扯上關係。所以我想到了「多如牛毛」一詞,將它改成「多如兔毛」。


另外,故事中有一句廣告標語,是一名小學生想出的文案。原文是「仙台の街を見下す高台にある仙台の街!」。書中提到,很多客戶將原本「見下す」(俯瞰)的意思,誤看成了「瞧不起」,造成房屋熱銷。偏偏我又不能照這樣直譯,那會喪失原本的文字興味。於是我想了想,改寫成「仙台街道一次看遍的高地仙台街道!」。然後提到客戶將原本的「看遍」誤看成了「看扁」,造成房屋熱銷。「遍」和「扁」確實也很容易看錯,音也相近。


作者玩文字遊戲,譯者也得奉陪,這便是譯者的苦思。